挖坑要填

叉男/全职/苏靖衍生/偶像梦幻祭相关

去他妈的

昨天上传的时候断网了
一觉起来
啥都没了
坑都不想填了

今晚更新

如题…就是不知道更新多少…
你们的lo主我今天得知了我这个暑假要把数学必修1-5看完的消息…呵呵…

【歌凯】吾往矣 01

*好久没回坑看了,旧梗并有私设情节
*短小




有的人天生气场就相吸,有的人虽初相识却毫无陌生感,俗称缘?


琅琊榜开机的时候,即将红透半边天的王凯和已经红透半边天的胡歌第一次见面。当时胡歌看着王凯的鹿眼,心底有点发虚。
好看,这人太好看了。好看到好像那里见过一样。
伸手握手,哎呀,手白的和白萝卜一样,手指细的和葱白一样,好想咬一口啊,王凯会不会生气。
算了吧,萝卜和葱都有点辣,胡歌最近有点挑食。

接下来是山影惯例的开机仪式,烧香祈福,胡歌原来不太信这些东西,最后还是屈服了。
没办法,实在是没办法,这叫玄学,其中的道理玄妙的很。
胡歌又看了一眼王凯,心里更加发虚了,不由得小声念叨了一句阿弥陀佛。
哎呀,有些事情,不可说不可说,就跟开机仪式为什么非得一起烧香一样。
机也开了,人也见了,胡歌拎包入住酒店,顺带着溜达了一圈片场。出去的时候裹的严严实实,回来的时候冻的哆哆嗦嗦,到了酒店门口十分意外的看见了蹲着抽烟的王凯。
胡歌凑上去:凯哥,干啥呢?
王凯心说胡歌好自来熟啊,转念一想胡歌傻啊,问这种问题来搭话,没看见自己抽烟呢。
于是他舔了舔嘴唇,习惯性的笑了一下,声音低沉如大提琴:在抽烟。
妈呀。胡歌有点想捂心口,事实上他冲着王凯羞涩一笑,跟怀春的二八少女没有半点差别。
再重复一遍,这人,太他妈好看了。声音也这——————么好听,怀孕了负不负责啊。

晃进了酒店胡·少女·歌才从飘飘然的状态中清醒过来,心里的小人疯狂的嘲笑刚才强硬撩汉的自己。
到房间,躺床上,打滚。其实吧,凯哥也没那么好看啊,但是呢,他怎么就还是那么好看呢?胡宝宝眨眨眼,掏出自己的手机给袁弘打了个电话。
滴——滴——滴——电话通了。
胡歌你又干什么啊!
袁弘好烦,胡歌一有感情问题就找他来聊天,聊的好像他比胡歌谈的恋爱更多一样:赶紧说,我还有事!
胡歌在电话这头笑的无辜:我看见王凯了。这个王凯我好似在哪里见过。
然后呢?你说的好像有好几个王凯。袁弘追问。
胡歌笑,这哪里有什么然后,然后就是他长得挺好看的,虽然没我好看。
袁弘翻了个胡歌看不见的白眼:滚吧滚吧,你又发春了。
把我说的跟猫似的。胡歌嘀咕了几声挂了电话,想了想王凯的样子,像傻子一样嘿嘿的笑了起来。
对着空气提问:都是成年人了,胡老板,咱们能不能成熟一点。
胡歌自问自答,十分诚恳真挚的继续对着眼前的空气说:不能。
唉,不能就不能吧,宝宝还是宝宝,宝宝只有三岁大,宝宝的名字叫胡三岁。
他这样抱着抱枕在床上自我恶心了一下,十分精神分裂的朝镜子里的自己撇了撇嘴唇。唉,怎么会这样呢,情绪不正常的跟来姨妈的女人一样。


后来他想了一下,这是正常的,从一开始你是特殊的,到最后的绝世无双。

懒。
以为自己会一辈子热爱苏靖,可是被打击到体无完肤后就无法坚持下去。
觉得自己能够坚持的时候往往会出现各种乱七八糟的意外,最终热情还是在这些或大或小的意外中消磨。
原来我是这样虚伪的人啊。
有了新的,有了更好的,就觉得可以掩盖那些过往,可是过往是丢不掉的啊。
回国以后旧号的坑也继续用此号更新,不知再次被各位知晓是怎样光景。
我还挺害怕的。

自我感觉截不到整100………所以提前截个99
按照惯例是要点梗吧?我开两个名额一个万银一个夏家兄弟,你们随便说,我挑顺眼的写好了……………
哦,我还要一堆坑要填……生无可恋
占tag抱歉

论天启各CP与武林外传台词的兼容性

*人在国外身不由己,一次性发完大概不太可能,所以分段了
*爱我就给我评论,好吗?




EC/CE

Erik:世界如此美妙,我却如此暴躁,这样不好,不好!

Charles:我最一开始就不应该建立学院,我不建立学院我的基友就不会跑,我的基友不跑我就不会沦落到这个伤心的地方(指金字塔)

Charles:关门放Erik!

Charles对Erik:你是没长脑袋,还是脑袋长了霉?!

Charles:脑波扩大器!
Erik:脑波缩小器!

Charles:Erik,你愿意娶我吗?
Erik:不愿意。你愿意嫁给我吗?
Charles:我……不愿意。
众人:全学院都知道你在撒谎。

逆转未来的Charles:这些年我再苦也没怪过政府,点再背也没怨过社会!

Erik:路漫漫其修远兮,我将上下东西南北中发白,无不所向披靡而求索。

Charles:行了观众明白就行了,人观众那里像你这么中二,真的,人家早就明白了。


万银

Erik:学院很近的,出门左拐打个快银就到了!

Peter:照顾好我那还没认亲的爸!

Erik对Peter:我不做万磁王好多年。

Peter认爸,再苦再累就当自己是二百五,再难再险就当自己是二皮脸。

Peter:我爸是万磁王,跟我过不去就是跟我爸过不去,跟我爸过不去就是跟变种人过不去!大家都低调,低调!

Erik形容Peter: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如破竹!

Peter: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?万磁王牌小硬币,内用外敷皆有奇效。脑子不好穿一币,还想再穿第二币,基友掰了用一币,活到二百不显老!万磁王牌小硬币,青春的币,基情的币,泽维尔学院指定用币,本学院各个部门均有销售。购买时,请认准万磁王牌头盔标志,丑,丑,丑……

Erik:玉不琢不成器,棍棒底下出孝子!


蓝色生死恋

Raven:看着你的呆样我就想野蛮!

得知Kurt是Raven的儿子后:
Hank: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吗?
Raven: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。

Hank:你斯俄的心,你斯饿的肝,你斯饿生命中的四分之三!

Raven:Hank,说个褒义的成语!
Hank:出水芙蓉
Raven:不错,再来一个!
Hank:入土为安

Hank:子曾经曰过,知识就是力量!

Hank:兄弟是蜈蚣的手足,妻子是过冬的衣服!

Hank:你怎么看上我的?
Raven:别人有别人的长处,你有你的短处嘛!

Raven:贤惠,闲在家里什么都不会!


夜天使夜

Kurt对Warren:你这个翅膀在翅膀届的确是独一无二,可在中二届可是遍地都是啊!

Warren在天启之战后对Kurt说:两个月前我和你一样,两个月后你和我一样。

Kurt:手里捧着窝窝头,菜里没有一滴油!

Kurt:额滴神啊!


夏家兄弟

Alex:Scotty,把咱们红光派的镇派之宝拿上来!
Scott拿来了一个微波炉。

Scott:本队长有点渴了去一趟厕所……


教授和天启的对抗

Charles:慢着……转移意识也行,但先得说明白,我是死在谁手上!
天启:废话,我啊!
Charles:“我”,是谁?
天启:你不就是Charles,你到底什么意思啊?
Charles:这就得从人和被转移意识的那些人的关系说起了,就拿你来说,长久以来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你。
天启:什么问题?
Charles:“我”,是谁。
天启:这我已经知道了啊。
Charles:不,你不知道。你是谁?天启?恩·沙巴·奴尔?这只是一个名字,一个代号。你可以叫天启,我也可以,Erik他们都可以,但,把这个代号拿掉之后呢?你又是谁?
天启:我不知道,我也不用知道。
Charles:那好,你再回答我一个问题,我是谁?
天启:这个问题刚才已经问过了。
Charles:不刚才问的是本我,现在问的是自我。
天启:这有什么区别吗?
Charles:当我用“我”这个代号时,你用的代号也是“我”,只是不是意味着你是我,而我也是你呢?
天启:这……这种问题没有意义。
Charles:那就问几个有意义的。我生从何来,死往何处?我为何要存在在这个世界上,对于这个世界来说,我的出现,意味着什么?是我选择了世界,还是世界选择了我?
天启(捂耳朵):够了!
Charles(提高音量并扩大脑波):“我”和那些被转移意识的变种人有必然的联系吗?这种转移有没有尽头?时间有没有长短?这种转移从时间的何处开始?又在何处停止?我在现在提出的问题,还是过去的我提的那个问题吗?
天启(翻白眼):我杀了你!
Charles(大吼):是谁杀了我,而我又杀了谁?
天启:………是我,杀了我?
Charles(微笑):回答正确,动手吧。

【法鲨高亮醒目】

lo主要去日本了,最近更新缓慢

疯了疯了疯了,跟喜欢的人忍不住告白了

卧槽,理综119,英语118,数学114,结果尼玛告诉我我文综99语文98

论天启各CP与家有儿女台词的兼容性

*有部分妇联Wanda
*OOC警告!!!


EC/CE

Erik:我郑重的承诺!
Charles:我隆重的不信!

Erik对Charles说:等你看到大猩猩之后,就知道我有多么帅了!

Erik(激动的):你就是那个,可爱的Raven的哥哥?
Charles(傻笑着):我就是那个,Raven的可爱的哥哥。

Erik:我可以进来吗?
Charles:不可以。
Hank:你怎么不让他进来?
Charles:不让他进来他待会儿还进来。
门开了——

Erik:搏击长空的雄鹰是不会羡慕被表扬的小鸡的!

Erik出差时晚上没有按时到家,Charles让Peter给Erik打电话。
Charles:谁接的电话?
Peter:一个女的。
众人紧张。
电话里传来: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………

Charles:你来讲讲窦娥的故事。
Erik:窦娥?我不认识啊!
Charles:你不是整天说你比窦娥还冤吗?
Erik:窦娥,是欧洲历史上最冤的一位妇女………

在Peter班的足球赛上,Erik和Charles为Peter加油呐喊道:“Peter的班加油!Peter的班加油!”

Erik:Charles我告诉你,我男子汉一人做事一人当——这件事你还是饶了我吧!

Charles:不要打孩子,孩子是祖国的花朵!
Peter:打掉叶子怎么办啊?

Charles:Peter他爸爸可厉害了!Peter街拍时的脸就是他给抽肿的!
众人:………………

由于Erik唱歌很难听,晚上做梦,别人都说他是鸭子:
Erik:啊啊啊啊我不是鸭子!我不是鸭子!我不是鸭子!
Charles:是啦~你不是鸭子,Raven才是鸭子~
Raven:Charles!!!
Charles:为哥夫牺牲下怎么了?

Erik:你看了之后是不是热血沸腾?
Charles:哼,我肺疼!

Alex:我告诉你Erik,你就是大米饭不熟,你欠焖!
Raven:你就是小孩不睡觉欠悠!
Hank:你就是乐队里的大鼓,你找锤!
Charles:你就是满地捡烟头找抽!


万银

Erik:你希望有个什么样的爸爸?
Peter:这事我说了算吗?
Erik:我突然成了你爸爸,习惯吗?
Peter:反正我生下来就给人当儿子,给谁当都一样!

Peter:赶快告诉妈,所有的计划取消了!
Wanda:是告诉哪个妈啊?
Peter:赶快告诉所有的妈,所有的计划取消了!

Erik:Peter,你都盯了油焖大虾半个小时了!
Peter:它也盯了我半个小时,我这叫以眼还眼!

Peter:我们政治老师说了,Charles有一句名言,要想知道油焖大虾的味道,得先尝一下。

Erik:孔子的老师是谁?
Peter:钻子,没有钻子哪来的孔子呢?

Erik:嘿,我真不该生你这个不懂事的。
Peter:谁要你生啦???经过本人同意了吗???

一家人吃晚饭,Erik端上有特制秘方的小肉饼。Peter边往大家的碗里放饼边说:“Charles一个我一个,Erik一个我一个,Wanda一个我一个,Nina一个我一个,我再来一个!”
Erik:“合着这么多肉饼我们一人一个,剩下的全是你的了?”

Erik:我最大我第一!
Wanda:我最小我第一!
Peter:我我我,我最快我第一!

Peter:爸,你能给我点资金吗?
Erik:干嘛?
Peter:我想把头发染成绿的,再交一个女朋友……
Charles:这问题可有点尖锐啊。
Erik:你敢!
Peter:为什么Wanda能找狂野男友,我就不能找我的野蛮女友啊?!
Erik:你要是敢找野蛮女友,你就会发现你有一个又狂野又野蛮的父亲!


蓝色生死恋

Hank:我吃的都是以色列黄瓜!
Charles:吃了以色列黄瓜还长出这样?
Raven:长得跟国产冬瓜似的!

Raven:他们(指EC)要再不和好,我就吃一百个冰激凌,自杀!
Hank:他们要再不和好!我就玩一个月电脑,我累死自己!

Hank:主脑二号,瞧这名字起的,跟杂交水稻似的。

Hank:瞧我炒的这菜,它怎么这么红啊?它怎么这么绿啊?它怎么这么白啊?
Raven:我怎么这么饿啊?

Raven:你们不管干什么,首先你得爱这行。
Hank:我想要当兵,就得爱打仗?

Hank边做饭边唱歌:蓝蓝的天空~
Raven:哟,Hank,又歌颂我呢?


夏家兄弟

Alex:Scotty,你说咱俩是好兄弟吗?
Scott:那当然啦!“微波炉”说的就是咱俩!

Logan:我找Scott!
Alex:请问贵大叔贵姓找他有何贵干?

Scott:我顶着压力上了这么多年学都没有离家出走,你们不觉得我很坚强吗?

Alex:饿了吃,吃了饿,饿了还得吃。
吃了饿,饿了吃,吃了还得饿。
Scott:不对不对,少了一个环节。
Alex:哪个环节啊?
Scott:听着啊(拿起叉子很有节奏的敲击桌子)
饿了吃,吃了拉,拉了还得饿。
吃了拉,拉了饿,饿了还得吃。

Scott:你算老几啊?
Alex:我算老大,你算老二,老大照样管老二!

Alex: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喝了虎骨汤了?敢欺负我弟弟,也不问问他哥哥我答不答应?

Scott:哥,要是有个人死乞白赖的非要找你谈谈,你去不去啊……
Alex:谁要找我死乞白赖的谈谈啊?
Scott:是我们班主任,Charles……

Scott: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走沉默中灭亡!
Alex:我劝你选择灭亡!


夜天使夜

Peter:我叫速跑者。
Kurt:我叫夜行者。
Warren:我叫孙行者。

Kurt:讨厌讨厌,不吃意面;吃了意面,不拉大便!

Warren: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,男人刷碗刷碗不嫌累!

Warren:不是敌人太狡猾,只是我们太愚蠢。

Kurt:Warren,我觉得爱一个男生不如爱一只烤熟了的母鸡,尤其是翅膀那部分,特别的香!

Warren对Kurt说:成绩好,成绩好有什么用啊?
我会在裤拉链上划火柴,Peter会吗?我会打着嗝唱生日歌,Peter会吗?